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正文

国外渔业

罗非鱼、三文鱼、梭子蟹等输美形势危如累卵

撰写时间:2018-09-10 [来源:中国水产养殖网 ]

字号:
打印

美国贸易代表(USTR)7月10日公布了一份长达205页的加征关税商品名单,所涉及商品超2,000亿美元,几乎涵盖了所有中国出口美国的海产品,就连中国境内加工再出口的三文鱼、金枪鱼等也未能幸免。

  美方本轮的叫阵,充斥着诸多不确定性:美国贸易代表没有公布加征关税的具体执行日期,业内预计,最快十月初将会落实;究竟加税的税率是10%还是25%,至今也没有确切的说法。

  罗非鱼订单锐减,买家通知“别发货了!”

  “对于我们中国出口商而言,关税实际上已经生效了。”广东恒兴集团副总经理谢海告诉UCN,“产品的加工和运输交付都需要时间,美国进口商此时不会下单,因为他们担心不能(在关税落地前)及时到货。”

  他透露,自八月中旬后,罗非鱼片的订货情况每况愈下。“记得8月12、13日,我正在跟美国客户探讨,当时美方提出的税率是10%,我们基本已想好了对策,99%定了!”谢海说,“突然,特朗普放话说关税要加到25%,我们一下都懵了。随后,美国客户通知我们,说如果不能

保证9月底之前到货,那就别发货了。”

  据了解,恒兴集团每年出口1,500条货柜的罗非鱼片,价值6.4亿元,其中80%卖往美国。罗非鱼是中国输美水产品中最重要的品种,美国市场上约75%左右的罗非鱼进口自中国。

  谢海先生时常居住在德州休斯顿市,与美国的几家大型零售商和餐饮服务客户长期合作,也从进口商那边了解到他们对中国罗非鱼出口行业的一些看法。“待到11月份,美国买家无奈还会向中国采购罗非鱼片,不论抽税与否,产生的成本最终都由美国消费者承担。”

  大连加工企业的“惶恐”

  主营阿拉斯加和俄罗斯三文鱼加工业的大连雅典娜水产品有限公司,如其他大连加工企业一样,感受着贸易战阴云下的压力。

  “以往的展会,都是谈生意最忙碌的时期,客户(超市)带着长期订单跟企业对接。今年的情况大不相同了,中国加工厂都预定好了原材料,却没有等来最后的生产订单。”大连雅典娜销售总监王春鸣(Tina Wang)说。

  “我们公司向沃尔玛和阿尔迪等超市供货,主要供应野生三文鱼片。每年的七月至八月,阿拉斯加和俄罗斯开启野生三文鱼的捕捞,我们加工厂就跟零售商交涉,签下长达一年的订单。”王春鸣说,“对美国市场,我们每年出100条货柜的粉鲑鱼片,约占公司五分之一的出口额,每条货柜的价格大约9万美金,100条货柜就是900万。”

  大连市是中国最大海产品加工中心,生产加工白肉鱼、底层鱼、中上层鱼和贝类等各种水产品,年产值上亿美元。“面对凋敝的市场,大连加工企业无一例外感到了‘恐慌’,但除了等待,什么都做不了。”王春鸣感慨,“如果迟迟接不到新的订单,产能下滑是必然的,最终从阿拉斯加和俄罗斯的采购量也会相应减少。”

  另外,许多大连企业采购原料的资金来自第三方借贷,而大连本地银行因畏惧贸易战,不敢轻易向企业放贷。在市场行情不济的今日,那些加工厂便不得不承受前所未有的资金压力。

  捕捞渔业同样受创

  浙江大洋世家股份有限公司,每年为美国海产零售商大黄蜂食品(Bumble Bee Foods )供应1万吨金枪鱼罐头产品。“10%额外关税足以吞噬中国金枪鱼加工出口行业所有的利润,打破中国企业与美国市场长期建立平衡关系。”副总经理方祖跃先生接受UCN采访时表示 ,“我们与大黄蜂已合作了很长时间,一旦关税落地,我想他们也很难在短期内找到新的加工厂。”

  另一家中国企业,岱山通衢水产食品有限公司,与其最大的美国客户已有十多年的合作史。“我们每年加工7-8千吨的梭子蟹,基本上都是从东海捕捞的,大部分成品都销往美国。”副总经理周瀚波先生说,“我们的美国客户非常焦虑,他们完全不能接受25%额外关税。”

  “可尽管如此,我们还会想办法卖一些产品去美国,美国市场是我们的立足之地,不能就这么轻易放弃。”他说,“另外,香港和新加坡的市场,我们也会试着去开发,难度会很大,但必须更加努力去深挖。”


微信扫一扫
分享到朋友圈
长按二维码
开始分享